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建和二十七年,北蕭與西齊開戰,已故護國公獨子顧成璟率軍大破西齊,於三月凱旋,十五歲的少年劍眉星目騎著玄黑的烈馬威風凜凜行於北蕭都城的街頭,銀白色的鎧甲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恍若天神下凡,身後是於戰場上英勇廝殺所向披靡的帝王之軍。

長華殿上論功行賞,北蕭建和帝大讚顧成璟少年英才,乃國之根本棟梁,甚至不顧朝臣反對,為他特開先例,下令封顧成璟為攝政王,賜以國姓,從此地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自此北蕭再無護國公世子顧成璟,隻有一位勢頭正盛如日中天的皇族--攝政王蕭成璟。

不出三日,建和帝再次頒下聖旨,體念攝政王“勞苦功高”,將宮中年僅九歲的玉華公主蕭泠玉過繼給攝政王,但因攝政王尚未及冠,暫且先行將公主接入府中,待攝政王及冠後再將公主記入其名下。此旨一出舉國震驚,朝野上下議論紛紛,世人皆道皇帝罔顧禮法人倫、昏聵無能且賣女求榮,名為犒勞封賞實則拉攏。

坊間盛傳這不過是北蕭皇帝拴住攝政王替皇室賣命的另一道枷鎖,先是賜姓再是“賜女”,為保蕭家皇位將皇室臉麵放到地下踩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而於北蕭來說若無蕭成璟其國早已覆滅於塵土,蕭成璟有權有軍他若是想反誰人

是夜,長樂宮裡,蕭泠玉呆坐在床榻之上,晃著玉足靜靜地看著宮人們來來回回的收拾她的寢宮,好連夜將她送去攝政王府,生怕晚了攝政王府就拒絕接受她這個公主殿下。

蕭泠玉的貼身侍女銀環自蕭泠玉出生起便一直伺候著如今見蕭泠玉這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忍不住出口安慰道:“公主,您不必擔憂,宮中現如今隻有您一位陛下子嗣,陛下此舉想必想必······”銀環想了半晌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隻能麵色尷尬的看著蕭泠玉不知如何安慰。

“我當然知道,銀環,我是父皇唯一的公主,自然是要儘公主的責任,替北蕭籠絡住那位唯一能救北蕭於水火中的攝政王,我也知道皇家本就無情,什麼所謂的父女之情手足之情不過是建立在太平盛世的基礎上的,現如今北蕭式微,我這個公主也隻是個穩固朝綱的工具罷了,三姐姐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當初若不是三姐姐誕生之時欽天監監正斷言三姐姐將影響國運,想來這宮中如今也不會隻有我一個。”蕭泠玉的聲音還略顯稚嫩但說出來的話足以證明她的心智遠超同齡人。

“公主,慎言。”聽到蕭泠玉提起不該提的存在,銀環有些急了,生怕隔牆有耳,被不懷好意之人聽去,危及蕭泠玉的性命。

“放心吧,如今這時候怕是冇人會去在意我是不是口出禍言,畢竟父皇有且僅有三位子嗣,兩位哥哥均已成家立府,剩下的這個已經算是被當作禮物送給攝政王了,他們哪裡會將我的大不敬再去稟報父皇,就算稟報了那又如何,左右我已不是宮中之人了。說起來,我們還要感謝這位攝政王呢,日後哪怕是犯了什麼錯,藉著他的名義不會有人敢動這位北蕭的‘大佛’的。”似是把自己說開心了,蕭泠玉從床榻之上站起,拂了拂身上莫須有的灰塵笑嘻嘻的朝門外走去。

“誒呦,我的小祖宗呀,您怎麼出來了,手底下的這些奴才還冇拾掇好呢,這更深露重的再凍著您,怕是攝政王會怪罪的。”皇帝身邊的總管公公袁德喜見蕭泠玉從殿裡出來不免有些擔憂。

蕭泠玉卻像是一點也不在意他說了些什麼隻自顧自地說:“公公,夜都深了,總不能讓攝政王好等,剩下的這些東西不必再搬了,索性直接將本宮送去攝政王府吧,左右料攝政王不會短了我一個孩子的東西。”

袁德喜冇料到蕭泠玉會這樣說愣了一下,隨即就是笑道:“公主竟如此為攝政王著想,陛下知道想必也是十分高興的。”隨後一喊起駕,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朝著攝政王府出發了。

攝政王府,府院內

一道黑影從牆外躍了進來,直奔庭院內坐在石桌前看書的蕭成璟而去。

“蕭成璟,你這‘豔福不淺’啊,替你看過了你那所謂的‘小閨女’倒是個別緻的可人兒,說話做事也是有趣極了!看來日後這攝政王府有的玩了。”那黑影摘下蒙在臉上的黑布,一副看好戲的模樣,不懷好意的笑著對蕭成璟說。

“交代你的事兒可辦完了,唐十九,若是閒著無事,我倒是可以幫你安排安排。”蕭成璟麵不改色仍是專注於手上的書籍。

“什麼,你要留我用膳,不了,不了,這都深夜了,此時用膳怕是不妥,更何況我作為你的左膀右臂自然是忙得不可開交,下次吧,下次啊,既然攝政王您冇什麼吩咐我就先告退了哈,”唐十九這人最是會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他這一張嘴啊真是叫人又愛又恨,“哦,對了,我回來的時候,你那‘新閨女’已經快要出了宮門了,此刻怕是已經到你的府門口了,那膳食還是留著她吃吧!”唐十九賤兮兮的開口又怕被遷怒,話音剛落,腳一點地飛走了。

蕭成璟無奈的淺笑著搖搖頭,唐十九還是和之前一樣,分明是個來討債的主兒,偏偏蒐集情報這事兒他最在行,除了他還真冇其他人能勝任了。

江十一進了內院看到他家主子這樣子就知道準是唐十九又來了,畢竟除了他可冇人能令他家不苟言笑的主子露出這副表情。

“王爺,宮裡來人了,說是護送公主前來的,此刻正在前廳裡。”江十一低著頭恭敬的稟報。

“嗯。”蕭成璟放下手中的書卷,“走吧。”帶著身後的江十一緩步前往前廳。

還是袁德喜這些做內侍的懂得察言觀色,善揣度人心,這不,蕭成璟人還未踏入殿中,僅僅是露了個衣角,袁德喜已經湊上前去拜見了。

“老奴參見攝政王,給攝政王請安,奉陛下旨意,老奴護送玉華公主來攝政王府。”袁德喜掐著嗓子,那聲音尖細的像個女鬼。

蕭成璟還冇說些什麼就聽見袁德喜身後傳來一陣陣剋製的笑聲,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固了,周圍一切的雜音陡然消失了,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被吸引過去了,聚集在一個人的身上,蕭泠玉卻是一無所動依舊癡癡的咯咯笑。

“公主。”直到銀環伸手扯了扯蕭泠玉身上的鬥篷,著急的叫了她一聲,蕭泠玉才反應過來,連忙調整了下臉上的表情。

蕭成璟看清了袁德喜身後嬌嬌小小的蕭泠玉,年紀尚小的緣故她臉上還是肉肉的甚至可以看出明顯的小奶膘,看著她那雙眼睛不自覺的會讓想起林中撒歡的小鹿,圓圓的小臉蛋光是看著就讓人心生憐愛。

蕭成璟本還以為這位所謂的玉華公主在宮裡應該不是個受寵的,否則又怎會輕易的被賜給他當作一個討好人的物件,可是如今看來似乎不是,更何況蕭泠玉被賜給了他一是皇帝示好,二不過是想阻攔他日後的婚配之事,畢竟哪個世家大族的小姐能夠容忍一位地位尊崇且早已在攝政王府紮了根的公主作為名義上的“女兒”。袁德喜是建和帝身邊的老人了,從建和帝還是個普通皇子的時候袁德喜就是他身邊的掌事公公。這麼多年了,袁德喜自詡能夠將建和帝的想法摸個七七八八大差不差,可如今他竟也看不透建和帝的心思了,如今的北蕭隻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既然已經將公主平安送至王府,老奴也該回去覆命了。”袁德喜精明極了,怕被留下套話,立馬告退,留下蕭泠玉與蕭成璟自己磨合去吧!

王府前廳一下空了許多,安靜了許多,隻剩下不熟悉甚至於根本不認識的幾個人麵麵相覷。

到底銀環年長在場的幾個人許多,即便是個貼身侍女,卻能在此時不卑不亢的向蕭成璟問好:“攝政王安好,奴婢是公主殿下的貼身掌事大宮女銀環,夜已深了,公主殿下該就寢了,勞煩攝政王替殿下安排個院子。”

蕭成璟瞥了銀環一眼,一個眼神江十一就明白了接過銀環的話茬:“王爺,早已備好了公主的院子,如還有任何不妥還請公主將就一晚,明日再稍作整改。”

江十一領著主仆二人去往後院,蕭成璟注視著蕭泠玉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能回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剛剛他總覺得蕭泠玉離開之前微側頭看了他一眼,或許這位玉華公主根本就不是個善茬,看來日後還得試探她一番。

蕭成璟書房內

江十一已經將那主仆二人安置妥當,“可有什麼異樣?”蕭成璟低著頭寫信邊問。

江十一不知道自家主子指的什麼,撓了撓頭,不確定的開口:“冇有吧……”

蕭成璟手中的筆一頓,他就不該指望江十一能看出什麼不同來,一根筋冇心眼的傢夥。

“連夜將這封信秘密傳給唐十九,對了,明日去給府裡找個管家來,再添置幾個下人,最好安排咱們自己的人。”蕭成璟覺得江十一屬實是智商堪憂隻能將話說的明明白白。

“屬下領命。”江十一拿著信退出了書房,他怎麼感覺剛剛王爺看他的眼神跟看傻子似的,不對不對,王爺怎麼可能會那麼看他呢,一定是他想多了。

本來護國公府的主子就隻剩下蕭成璟一人,他出征前便將護國公府的下人全都遣散了,如今回來,他這攝政王府乃是新立的,前幾天他一直待在軍營,除了立府當日皇帝暫且派來打掃的人,自然至今為止這府裡隻有四個大活人,其中兩個還是今晚新添的。

三月的北蕭依舊寒涼,刺激著人保持頭腦清醒,不得不為自己籌謀一條出路。

銀環守在蕭泠玉的房門前,屋裡的燭火微微晃動,主仆二人皆是並無睡意,銀環是為蕭泠玉明日正式拜見蕭成璟擔憂,而蕭泠玉隻是躺在床上眨巴著一雙眼睛,思緒不知飄向了何方。

紫宸殿裡

建和帝聽完袁德喜的回稟很是平靜,良久之後,他才輕聲問起蕭泠玉可有不滿牴觸,直到聽到袁德喜否定的回答才放下一顆心來,走到殿門前盯了那缺了大半的月亮良久。

次日一早,江十一就踏著曙光出門了,等到蕭泠玉醒來時,攝政王府已經一改昨日冷清的樣子,府裡的丫鬟小廝各司其職,這井井有序的樣子倒讓她有些懷疑自己昨晚是不是走錯府邸了,怎的一夜之間變化如此之大。

銀環伺候著蕭泠玉梳洗,不擴音起早上她本欲喚蕭泠玉早起卻被蕭成璟攔下的事,“殿下,由此可見攝政王似乎不是個難以相處的人,想來我們在攝政王府的日子不會太難過。”

昨夜輾轉反側,直到拂曉的時候蕭泠玉才勉強閤眼,此時蕭成璟已經上早朝去了,“是嗎,銀環,你覺得這位攝政王是好人嗎?”蕭泠玉盤弄著銀環剛剛梳理下來的一小綹頭髮率真求問銀環的看法。

銀環不能給蕭泠玉一個肯定的回答,隻是支支吾吾的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從他體諒蕭泠玉初次離宮難免不適應這一點來看,或許不是個太差的人。

蕭泠玉和蕭成璟還冇有過太多接觸,自然不好評價他,索性不想了,既來之,則安之罷了。

北蕭,攝政王府

蕭成璟下了早朝回來,進了前廳就看到江十一在給蕭泠玉介紹府內事務,王府的新管家乃是軍中退下來的後勤總管王伯。

“若是有什麼不滿意的,儘管吩咐王伯,公主屈居於攝政王府,自然比不得宮裡,還望公主海涵。”

循著聲音望去,蕭成璟揹著手信步走進前廳,江十一王伯銀環紛紛問好見禮,隻有蕭泠玉傻站著一雙眼睛不移蕭成璟。

昨夜太晚了,她也冇來得及細細端詳這位日後要與她朝夕相處的攝政王,今日一見倒真像坊間傳聞的那般俊美,臉上的每個部位都像是老天爺精心捏造的,給人一種淩冽而頗有正氣的感覺。

蕭成璟不自覺咳嗽一聲掩飾慌張,任誰被這樣炙熱的目光追隨著都是會不自然的吧?

“哥哥,阿泠見過哥哥。”蕭泠玉小鳥般笑著撲到蕭成璟身上,在場的誰都冇料到蕭泠玉的舉動,隻覺得她會緊張會不知所措卻不知道會這樣歡欣雀躍。

至於那一聲“哥哥”自然是冇人去糾正的,畢竟年齡擺在這裡呢,稱呼蕭成璟為其他的也不合理,自然由她去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