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佛像 孤獨!

26

-

無數閃電劈下,暴雨沖刷著世界,妄圖清儘人間無數罪孽。冇人會知道夜晚,合上書本,關上手機沉沉睡去後的下一次睜眼會是在哪裡…

“我靠奕哥,怎麼個意思啊,你他媽不是第一次打牌嗎,10局啊,我他娘就冇有一局贏的”

“人學霸腦子好使唄,要不要把他腦袋砍了按你頭上啊哈哈哈哈”淩晨的男寢,夜燈下,江予奕聽著兩個舍友的打趣挑了挑眉,望向窗外,他總覺得今晚的夜色格外的黑,他的眸子暗了暗,像有無數往事在眼中化開。

與此同時,無數的人一同望著同一片天,總覺得看不清了夜晚的星光。

“啊!!!”

江予弈再睜眼是被亂七八糟的尖叫聲吵醒了

在同一間屋子中的6個人陸陸續續都睜開了眼。

“不是,這…這這,這是哪啊?”一個身上還穿著校服的女生怯生生地問著。

“不是我靠,我們這是被綁架了?”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蹙著眉問道。

一旁,一個30來歲的婦女身體微微顫抖著,膽怯地看著四周,默默退到牆角。

床邊,江予弈看著剩下沉默不語的兩個人,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一個一身白衣靠在窗邊,淡淡的陽光透過窗打在他的臉上,江予弈對他的第一印象,風光霽月。

感受到打量的目光,靠在窗邊的男人微微抬了抬眸看向了江予弈,掩下了眼中一閃而過的晦暗。

在屋子裡的滿臉愁容,那箇中年男子已經唸叨著自己還冇娶妻生子,向菩薩保佑的時候,門開了,門縫處細細密密的光灑了進來,進來的是一個男人,墨發被高高束起,黑色的錦袍用金絲鑲著看不清的花紋,整個人立於陽光下,俯瞰著屋內的6

人,眼中的嘲諷之色毫不掩飾,一圈看完隻在看到窗邊男子的時候訝異了一分。屋內的人看到他紛紛激動起來。

女孩:“我求你了哥哥,我家有錢我可以給你錢,你放了我你快放了我”

婦女和老人:“你…你你是誰”

中年男子:“大哥!大哥!我上有老,下還冇有小,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要不喧嘩。”男子輕輕開口,“完成任務,即可離開”,最後,黑衣男子也隻說了這麼一句話後留下一張紙條便離開了。

他離開後,屋內又一次喧嘩起來。窗邊的男子默默站起身,伸手拿起桌麵上的紙條後又輕輕叩了叩桌麵。“做個自我介紹,我叫池楨,來這裡的第5個月。”

“你你…你在這5個月了?”那箇中年男子抬頭看著池楨,眼中震驚不似作假,“那你認識剛纔那人?”

池楨愣了愣,搖了搖頭,“不認識,這裡屬於夢境世界,我們需要完成多個任務才能離開,具體多少我也不知道,在此之前我隻完成了兩個,我之前遇到過困於這裡10年多了的一位前輩,剛纔進來的是類似係統的東西,會引領我們完成任務。”池楨看著眼前幾人清澈的眼神,往下說道,“看來大家都是第一次進到這裡,都做個自我介紹吧。”

“我叫林伊依,我應該是個初中生,我我不記得我是誰了。”林伊依滿臉驚恐,她發現她如何也記不起自己的身世,隻能勉強通過身上的校服來辨認出自己是個初中生。

“我…我也不記得了,我隻記得我叫吳忠。”那中年男子接話道。

“我也是,我叫林霜。”

“我叫王軍…”老人愣了一下,“好像是吧…”

最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床邊的那人身上,“江予弈!”他尷尬的摸了摸鼻尖,“不好意思,走神了。”

“所以,我們為什麼會失憶?所謂的任務又是什麼?我們需要做什麼?我們現在在這會死嗎?”隨即江予弈又拋出一堆問題

池楨看了他一眼,回道:“為什麼會失憶我也不知道,但每完成一個任務我們的記憶都會恢複一點,比如我知道我是一個大學生。每次的任務並不相同,但大多都是跟著線索解開一個個謎團,過程中有無數陷阱引領你走向死亡…在這裡死亡現實世界裡同樣魂飛魄散。”

當池楨最後一句話落下,屋內的所有人都沉默不語,心情一個比一個的沉重。

“線索是什麼。”江予弈淡淡的問了句。

池楨冇有回答他,隻是將手攤開,那張紙條靜靜的躺在上麵。

所有人圍了過來,池楨輕輕打開紙條,他的手在微微顫抖著。

“佛像孤獨!”

紙條打開的刹那,一陣佛經伴著悠揚的笛聲傳來,夾雜著的細密的鼓點打在每個人的心尖。

第一境,正式開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