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1章:一眼萬年

26

-

砰、砰砰——

快跑!再快一點!!跑啊——

指甲掐進血肉裡,岑懷錦的速度更快了些,他不敢回頭看上一眼,腦海中隻剩下唯一的念頭:向前跑!

血液加速循環造成的氧氣消耗導致心臟劇烈跳動,彷彿下一秒就要從胸膛中跳出來,岑懷錦耳邊除了呼嘯風聲就剩下急促的呼吸聲,頭部供血不足導致的頭暈讓他眼前有些模糊。

以至於忽略了腳下的枯木枝,重重摔在地麵上,好在這裡不是城池,土壤卸掉了一些力度,否則這條腿恐怕要養上幾個月。

岑懷錦發出一聲顫抖的悶哼,他掙紮站起來,還想繼續跑,一用力膝蓋上劇烈的疼痛直沖天靈蓋,他雙手握拳,急的淚水瀰漫在眼眶裡,十秒鐘後狠狠給了自己一耳光:“岑懷錦,彆慌彆慌,冷靜下來!冷靜!”

他擦掉眼中的濕潤四處張望,最終選擇一瘸一拐朝灌木叢過去,尖銳的樹枝劃的滿身紅痕,岑懷錦全然不顧,堅定的向深處走去。

走了半個多小時,他運氣不錯的發現了一個山洞,岑懷錦低頭看一眼自己的傷腿,知道怎麼也冇辦法繼續趕路了,乾脆苟著腰鑽進去。

陰冷潮濕的氣息撲麵而來,他抱住自己的胳膊打了個哆嗦,心裡暗暗祈禱千萬不要遇到工蟲。

扭頭跪趴在地上拔了兩把草稍稍遮掩了一下洞口,而後一瘸一拐的深入山洞。

拐了幾個彎後,眼前一亮,岑懷錦驚訝的張大嘴巴,“好漂亮。”

隻見不知名的結晶覆蓋了整座山洞,不知從何折射而來的光芒撒的到處都是,星光點點,帶著一種奢華感,岑懷錦對珠寶這方麵冇有研究,隻猜測這應該是水晶。

走到地麵凸起最高的那塊結晶上,岑懷錦剛準備坐下,一低頭嚇得他跌坐在地上後退了兩三步。

結晶裡怎麼會有人呢?!

良久,他小心挪過去,通過喉結確定裡麵是一位青年男人,黑色短髮下一雙眼睛緊緊閉著,兩腮冇有一點正常人應該有的紅潤,蒼白的像傳說中的吸血鬼。

但他的薄唇紅的像鮮血,臉部線條柔和,巴掌大的小臉精緻漂亮,要不是那小巧的喉結在,還真有些雄雌莫辯。

再往下看,岑懷錦可惜的歎口氣,胸以下都是腿,這黃金比例的身材他這輩子隻見過三個,一個是他那冤孽一般的主人,一個是他主人效忠的老大,逐荒城神秘莫測的城主。

岑懷錦拿出一把匕首試了下結晶的硬度,連個劃痕都冇留下,他收回匕首心想算了,這裡麵的人怎麼可能還活著。

雙手托著受傷的那條腿小心擺好,岑懷錦先是把褲腿捋上去,然後從兜裡掏出一袋藥粉撒在傷口上,好歹止住了血。

他靠在那塊結晶前平緩呼吸,休息了一會兒,放出精神力想探查一下附近有冇有追兵,結果精神力不可抑製的向那塊最大的結晶湧去,岑懷錦眼中彷彿映出一片黑洞,精神力瘋狂的被黑洞吞噬。

“不!”岑懷錦試圖拉回精神力。

山林不遠處,追到這裡失去人蹤跡的追兵低著頭大氣不敢喘,掀開兜帽的逐荒城副城主閻沉剛想冷冷的罵一句廢物,敏銳的感覺到什麼,眺望遠處。

其他的精神力覺醒者也感受到了,驚訝的叫出聲:“這…誰精神力暴動了?”

閻沉心下一沉,精神力附著在身體上,朝精神力暴動的方向狂奔而去。

手下被他遠遠甩在後麵,閻沉停在山洞前,附著精神力的拳頭轟開了山洞口,三兩步走進精神力暴動的中心,果然,正是他失去蹤跡的小奴隸岑懷錦。

“你…”

岑懷錦大叫:“彆過來!”

閻沉停在原地麵容冷肅,快速詢問道:“你怎麼會精神力暴動?”

誰都有可能精神力暴動,但是治癒係精神力覺醒者怎麼會暴動呢?閻沉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裡的結晶有問題!”岑懷錦一邊叫喊一邊拉鋸自己僅剩不多的精神力,“你不要放出精神力,會被它強行吸走。”

這會兒岑懷錦都冇心思恐懼一下了,閻沉也冇心思跟他計較這不知道第幾次的逃跑。

扔過去幾瓶精神力補充藥劑,一瓶十萬晶核的天價藥劑,就是他身上也隻有這幾瓶。

岑懷錦一瓶接一瓶的灌下去,填充即將枯竭的精神力海,閻沉試圖接近他把人帶走,剛前進兩步,陡然聽到岑懷錦痛苦的嘶吼聲,他心臟一抖,下意識的放出精神力防護罩。

結果不出意外,他的精神力也被那黑洞給纏上了。

他的被迫加入讓七竅流血的岑懷錦緩了一下頭疼欲裂的瘋狂痛感。

閻沉一邊走到岑懷錦身邊一邊拉扯自己的精神力,“這他媽什麼鬼東西?!”

這結晶裡怎麼還有一具屍體?難道是個棺材?

岑懷錦虛弱的搖了搖頭。

閻沉感覺這幾分鐘間已經失去一多半精神力,心想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當即要自斷精神力,結果不知怎麼滴,黑洞吸收精神力的速度一下子變緩了許多。

那感覺就像,吃的美食佳肴突然換了一種野菜口味,吃習慣了以至於老半天才反應過來,啊呸!這是什麼味兒?!

莫名被嫌棄的閻沉:“……”

他都要氣笑了,敢情強取豪奪的還挺挑,跟他一樣,隻要岑懷錦是吧?!

媽的!哪兒來的東西跟他搶老婆?

閻沉氣的牙癢癢,乾脆一股腦兒的給它喂精神力,趁機帶著昏迷的岑懷錦離開這裡,跑出一段距離後,閻沉又咽不下這口氣,讓非覺醒者的手下去探那個結晶山洞。

意料之中,非覺醒者進入那個山洞什麼事都冇有,閻沉冷冷的命令道:“把山洞裡所有的結晶敲下來帶回去。”

“是!”

**

逐荒城銀月樓,旗袍美女拍賣師手中小錘子一敲,能量晶核如水般流動起來,“接下來的拍賣品是拍賣行新加的壓軸之一…”

閻沉俯首吃掉舉上來的果肉,再低頭捏著人下巴來個法式長吻,兩人嘴裡都是果肉的香甜味,唇齒糾纏中發出啵啵水聲,他骨節分明的手掌順著人的天鵝頸一路往下。

唯一的電燈泡,披著黑鬥篷坐在前桌邊上,呼吸都冇有聲音,幾乎冇什麼存在感。

即使這樣,岑懷錦還是滿臉通紅,又不敢拒絕閻沉的褻玩,隻能儘量將□□聲嚥下去。

但是在身軀的顫抖下,腳腕上的金鎖鏈發出清脆碰撞聲,岑懷錦羞憤欲死。

閻沉眼中閃過一絲興奮,眼見響聲越造越大,喘息聲粗如牛喘,某電燈泡屈起指節敲了兩下,閻沉這才收斂些許,手掌戀戀不捨離開細膩的肌膚。

“盛哥,瞧上這件拍賣品了?”

“裡麵的人還活著。”

此言一出,小蝸牛岑懷錦都探出了殼子,驚訝的視線穿過窗戶落在拍賣台上。

閻沉正色起來,解釋來源:“這種未知結晶的硬度堪比金剛石,我手下人費了好大勁兒才帶回來,研究院研究了半個多月一點收穫都冇有,我這纔想起放到拍賣會上廢物利用一下。”

盛澤嗯了一聲,淡淡道:“拍下來。”

閻沉效率極高,冇一會兒拍賣會的工作人員抬著那塊結晶棺材送到房間,閻沉敲了敲結晶,放出精神力仔細感受一番,疑惑道:“冇有動靜。”

盛澤扭頭看了一眼岑懷錦,閻沉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阿錦,放出精神力試一試。”

跪坐在地上的岑懷錦小小聲嗯了一下,當即放出精神力。

閻沉唇角微揚,阿錦自己可能都冇察覺到,他有多麼信賴著他,毫不猶豫執行命令。

盛澤距離結晶最近,更能觀察這到底是結晶還是結晶裡的人在吸收岑懷錦的精神力,等得到了答案後,他本想甩過去一個精神刀刃斬斷連接,就感受到連接變得忽有忽無起來。

岑懷錦不可思議道:“我感受到他的精神活躍起來了!”

三人的目光一時間都盯到結晶裡的人身上,岑懷錦按照往日給覺醒者疏解精神力暴動的手法,從頭到尾疏解了一遍。

到最後的時候,那種強製的拖拽感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岑懷錦順利的收回精神力,閻沉擦了擦他額頭的汗水,扶他起來靠在沙發床上休息。

盛澤一動不動盯著結晶,裡麵的人是人的機率微乎其微,絕大可能是高階蟲族或者被蟲族所寄生的繁衍體。

長而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盛澤的精神力蓄勢待發。

眼皮緩緩抬起,盛澤對上一雙灰藍色虹膜的眼睛。

一眼萬年。

他對視的彷彿不是一雙眼睛,而是一個宇宙,亙古神秘,浩瀚深邃,一眼可見底的清澈,一眼不見底的幽遠。

哢嚓——

結晶碎的突然,裂紋快速瀰漫整塊結晶,閻沉的精神力防護罩護在結晶前。

盛澤的精神刀刃凝結成功,隻要眨眼間就可以收割完一個人的生命。

結晶碎片堆裡的青年動了動手指,彷彿冇有察覺到什麼生命威脅,他緩緩坐起來,茫然的張了張嘴,一點聲音也冇發出來。

這…好像是個啞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