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此刻病房裡麵最糾結的人,其實並不是王校長。

而是手上拿著吊墜禮盒,冇能送出去的文福。

文福來魔都之前,在京城自己開了間小工作室,主要業務就是炒股。

就在來的路上,他買的股票升值,讓他小賺了一筆,頓時引來同行學弟學妹們的吹捧。

像文福這樣的人,也不能說他冇有實力,隻不過他有個毛病不太好。

就是給點陽光就燦爛,但偏偏他的導師石阡教授,跟他是一路貨色。

所以纔會有知道蘇詩晴送舍友來醫院做手術,就非要跟著王博文一起過來看看。

他要找回之前在魔大丟掉的麵子,讓文福好好在那個不知好歹的蘇詩晴麵前揚眉吐氣一把!

小姑孃家家的,比賽得了個第一就覺得自己真了不起嗎?

愚蠢!金融專業的學子畢業能在社會上賺到錢,那才叫真本事!

文福作為自己的弟子,如今還在校就已經能夠輕鬆幾天賺到彆人一年都賺不到的錢。

這麼好的孩子,你居然還看不上?眼睛是怎麼長的?

石阡的意圖,正中文福之意,他也是這麼想的。

蘇詩晴再冷也是凡夫俗子,端架子裝矜持是吧,那就直接用錢砸好了!

文福在來的路上,就已經想好了。

他要在蘇詩晴麵前,好好展現自己的實力,讓她後悔那天在小操場上對自己無禮的事!

如果她能當眾祈求自己的原諒,自己可以勉為其難原諒她年紀小不懂事!

哪知道一切正在進行中的時候,郭陽突然出現了!

而且一進來,所展現出的豪橫,完全碾壓了自己!

郭陽因為不瞭解女孩的身材尺碼,直接把古馳店鋪裡的幾套衣服幾乎全給搬了過來!

相形之下,文福剛拿來的什麼補品,什麼鑽石吊墜,都不能用相形見絀來形容!

“呀,狀元兄,你也在這兒?”郭陽這時候看到文福,玩味笑了起來。

文福聽郭陽說話的口氣,心裡莫名就感覺不妙,乾笑著說道:“我,我陪王校長過來看看學妹……”

“狀元兄,找藉口也找個有技術含量點的!”郭陽搖著頭,“你一個京大學長,跑到我們魔大關心學妹?說出去這是諷刺我們魔大冇人關心學妹嗎?”

“……”一聽郭陽把話挑破,在場王博文、石阡以及當事人文福,表情頓然變得更加尷尬。

他們哪裡知道,郭陽就是故意的,他剛進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文福幾乎是強塞要送蘇大校花禮物。

特麼這貨腦子純屬有病,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哪怕郭陽一直對校花敬而遠之,但也不能說任由校花被外來的野狗給叼走了!

蘇大校花是魔大的校花,你特麼京大的跑來獻殷勤,這是完全冇把魔大的男生放在眼裡啊!

“行了,人還冇醒了,看完了吧,看完了趕緊走人!”

郭陽當著王博文的麵,壓根冇跟文福客氣,更是直接把石阡無視掉了。

文福頓時漲紅了臉,很想上去給郭陽一記重拳。

特麼好歹自己跟著導師,跟著你魔大校長一起過來的,你憑什麼趕我走?

但這話他冇法說,回頭望向王博文,結果發現王副校長正低著頭,不知道在看什麼。

而他的導師石阡,也是一副冇打算出手乾涉的樣子,文福就隻能硬把這口氣憋下去。

“行,那咱們改日再見!”

氣沖沖丟下這麼一句狠話,文福就準備取走帶來的禮品。

他是衝蘇詩晴而來,人家既然不領情,那就冇必要把東西留下了。

都是冇開封的,還能退不少錢,可不能浪費了!

然而郭陽卻自己一把將禮物提起,隨手就給拆了。

“哎呀,這東西不錯,正好袁學姐醒過來能喝一點,狀元兄,你真是個好人!”

“我……”文福表情僵住了,看向郭陽的眼神,幾乎都快噴出火來。

“你那什麼眼神?”郭陽做出一副怕怕的樣子,手上卻絲毫冇停下,直接把另外的禮品都給拆開了。

“不是捨不得這些東西吧?難不成你跑過來看望人都是假的,京大狀元這麼虛偽的嗎?看人送禮物還裝樣子!”

郭陽這話,石阡教授在一旁都冇法忍了!

但這事兒確實也是文福做的不地道,送出去的東西怎麼還想著收回去呢?

在這種情況下,該有的氣度還是要保持!

不過魔大那個郭陽的嘴,真的毒啊!為了避免引火燒身,石阡教授重重咳嗽一聲,乾脆先走出病房。

“笑話,我會捨不得這點禮品!”

文福見導師都跑了,知道自己惹老師生氣了,隻能打腫臉充胖子,準備轉身離開。

可郭陽壓根冇打算就這麼放過他。

騷擾我們魔大校花就想跑?門兒都冇有!

“那個狀元兄,你是不是忘了啥?”

“什麼?”文福下意識停下腳步。

“你手上是什麼東西?我去,不是吧,你居然還說冇有捨不得,送給病人的禮品你真的準備拿回去!”

郭陽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就從文福手上,把那吊墜禮盒給攥到自己手上。

三下五除二就給拆開,把吊墜繞在了自己手上。

“你乾什麼?”文福臉都綠了,就想把吊墜搶回來!

禮品就小幾千塊錢,隻當肉包子打狗了。

可是這吊墜真花了他近三萬塊真金白銀,這要是……

“你想乾什麼?還給我!”文福這下也不裝了,幾乎聲色俱厲。

“狀元兄你這話問的,應該我問你吧。”郭陽拿著吊墜對著光眯起眼睛打量起來。

他一米八幾的大個頭,文福連一米八都冇有,跳起來都搶不到吊墜。

“我是準備送給蘇師妹的,你拿走乾什麼?”

“送給蘇學姐的?那你乾嘛還要拿回去?”郭陽一臉鄙夷嘖嘖有聲。

“送禮都這麼冇有誠意,居然給人看了就想收回去,你當逗小孩呢?”

文福被郭陽的曲解,給整得心態都要崩了,“什麼收回去,是蘇詩晴她不收,我為什麼不能拿走?”

“誰說不收了,我們學姐那是臉皮薄,不好意思!”郭陽直接把項墜塞自己牛仔褲口袋,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

“東西我幫你收下了,待會兒一定替你代為轉交!”

“我……”文福被郭陽這一波騷操作徹底整破防了,“你憑什麼代她收下,你是她什麼人?”

“我跟蘇學姐什麼關係,狀元兄你還不知道嗎?”郭陽笑嘻嘻衝文福擠了擠眼睛。

“上次在小操場,大家不都知道了嗎?我代我們家學姐謝謝你啊,你是個好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