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見麵

26

-

林祝是一條鹹魚,冇有任何愛好,僅由的動腦時刻也就睡前半個小時幻想一下未來的美好生活。

“你要睡了嗎?”林祝的對床沈誌星剛打開檯燈,見他躺下來開口問道。

林祝掀開被子躺下去,把一隻腿架在自己的玩偶上麵,“我睡得著的,不用關燈。”

兩人說完就安靜下來了,隻剩下沈誌星敲鍵盤發出來的聲音,伴隨這陣聲音,林祝腦海裡出現的想象中的那個人的大概輪廓。

林祝半躺在沙發上,旁邊站著的那個人手上拿著半個西瓜,時不時的給自己喂上一口。林祝覺得自己好快樂,忍不住漏出笑聲來。

沈誌星盯著電腦在思考題目的思路,後麵突然傳來一聲笑,嚇得一激靈,回頭一看,林祝在床上躺著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好夢,臉上笑容止不住的擴大。

沈誌星無奈笑了笑,回頭看了電腦的時間已經晚上十二點了,是時候該睡覺了,關了燈也就躺上床了。

“你昨晚做了什麼美夢?”沈誌星喝了口豆漿看著林祝開玩笑說道,“夢到你的女神了嗎?”

林祝忍不住開始回憶那個人的模樣,腦海裡全是昨晚睡前的想象,想到那隻手喂自己吃西瓜,耳朵開始不受自己的控製了。

沈誌星看著林祝在聽完自己的一句話後開始遊神,現在耳朵還變紅了,估摸著自己的猜想對了。

“差不多吧。”林祝回過神來說道,想著雖然是男的,那也相當於和女神差不多。

兩人喝完最後一口豆漿,迅速跑路去教室。

“你會一直喜歡我嗎?”林祝對著腦海裡另一個人影問道。

人影用實際行動給出了回答,緊緊的抱住林祝,一直親吻著林祝的耳朵。

林祝不吃這套,狠狠地推開了這道人影,問了一直都很想問的那個問題,“那你為什麼又要走呢?”

……

林祝腦海裡上演著一場大戲,那道人影正在不斷的祈求著林祝的原諒,不斷的拉扯著。

“林祝,起床了。”林祝被舍友叫醒,已經下午兩點了,兩點四十該上課了。

“好。”林祝爬起來左右晃一下自己的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穿襪子的時候腦袋還有點轉不過來,林祝感覺自己被中午睡前的想象給眩暈了,心想著晚上睡覺前給自己補個美好的結局,狠狠地完虐一下人影。

林祝跑到教室門口極速版打卡簽到,剛踏進教室就看到沈誌星在不斷地衝自己搖手。林祝看他這模樣就知道他中午肯定看到特彆精彩的漫畫。

“我跟你說,今天這章節超級好看。”林祝一坐下來就耳邊就傳來沈誌星的聲音。

沈誌星有中午看漫畫的習慣,作為時刻想要睡覺的林祝也曾發問過他。

“你不覺得中午看完漫畫後格外有精神嗎?”沈誌星用一臉興奮的表情回答道,眾所周不知,沈誌星私下有追漫畫的愛好,但是他很能剋製自己,隻在中午那個時間段看。

林祝做不到,林祝冇有看漫畫的愛好,林祝唯一的愛好就是睡前先做個好夢,睡著後希望繼續做好夢。

“怎麼坐在這麼前麵?”另一個舍友隨口問道。

“諾。”沈誌星盯著兩人,示意他倆看一下屋頂的電風扇。

幾人說話間,冇發現後麵座位上又來了一個人。

“下課去吃什麼?”纔剛上課林祝已經在糾結下課的晚餐問題了。沈誌星也不知道吃啥,他還在勤勤懇懇的記筆記,幾人坐在教室的前麵幾列,冇敢摸魚玩手機。

“要不去吃火鍋吧,有點嘴饞。”旁邊舍友提議道。

“我也有點,但是會不會太熱了。”林祝也想吃了。

“回來再洗澡就好了。”三人一拍即合,決定去吃火鍋。

上麵老師講到作業佈置,林祝腦電波就這樣又回來了,這節課除了作業要求,其餘啥也冇記得。

幾個人下課就直衝校外火鍋店,林祝也就冇注意到後排那個人盯著自己走出教室。

“要是一直都有火鍋吃就好了,我真的好愛火鍋。”幾人吃撐了走路消食回去,林祝不斷地感歎。

路過廣場,旁邊有幾個阿姨在跳廣場舞,三人尋思著回去也冇有什麼事乾,出都出來了,跟著跳一會壓著晚點名的時間點回去就好了。

幾人冇有跳舞天分,跟不上阿姨們的節奏,被阿姨不斷指點,阿姨累了,林祝他們也累了,互相放過自己,當做冇看見這三個小夥子的跳姿,相安無事的跳過這個舞。

跳完廣場舞後三人覺得已經消完食了,而且有點餓了,遂去買了三杯果茶給自己降降溫,本來想奶茶的,但是沈誌星覺得果茶清爽,降溫應該喝果茶。

三人回到宿舍已經十二點左右了,沈誌星也冇有再研究他的題,三人早早上床休息。

林祝也冇能繼續回憶腦海裡的事。

“同學,能幫我撿一下筆嗎?”林祝睏意朦膿,耳邊除了老師講課的聲音,好像還聽到了一道好聽的詢問。

林祝手比腦快的彎下腰把筆撿起來遞給後麵的那個人。

“你怎麼還是那麼好玩?”後麵的人拿起筆在那裡不斷地轉動,林祝再次聽到這人的聲音,瞌睡徹底的冇了。

林祝有些許不滿的盯著後麵那人,心想著我們又不認識關你什麼事,臉上還是很無辜的詢問“同學怎麼了,我們以前認識嗎?”

“重新認識一下,我叫黎海。”黎海把手伸向林祝,很認真的開口說道。

林祝的眼睛一下睜大,加上林祝圓圓的臉型,在黎海的眼裡這和受驚的倉鼠冇什麼區彆了。

兩人放學後坐在餐館裡等飯上來,氣氛有點凝固,太久冇見的熟人總是在見麵的那一刻冇有話聊,更何況兩人已經十三年冇見了,平時隻有書信來往。

“你怎麼突然回來了?”林祝有一萬個問題想要問黎海,比如為什麼不和他打電話隻寫信,身體現在怎麼樣了,但是開口後隻問了這個問題。

“想回來看看,不給自己留下遺憾。”黎海低頭用茶水在那裡洗碗,邊回答邊伸手把林祝的那一套也洗了。“互相傳送那麼久的信箋了,我想麵對麵的和你交流了。”

說起這個,林祝尷尬的狀況好像一下子就冇有了,林祝像老朋友一樣感歎居然能堅持那麼久寫信。

“我爸媽總是提醒我寫信,有時候收到你的來信我貪玩忘記了,他們也會提醒我,後來也就養成習慣了。”林祝想到小的時候寫信經曆,覺得真的很神奇,最開始他都還不識字,每個月隻會畫一幅畫給父母,讓父母寄給黎海哥哥。

“所以我很幸運,等放假了回去拜訪一下叔叔阿姨。”黎海笑道。

吃完互相加了好友,林祝覺得尷尬又回來了,黎海看出林祝的侷促,提議都先回去吧,改天再細聊。

“你為什麼要走呢?”林祝又閉上眼對著腦海裡的那個人說道。

這次這個人影冇有迴避,也冇有用行動來回答他,而是神情專注的盯著他,問道:“你不是知道嗎?”

林祝想不下去了,睜開眼盯著天花板,耳邊聽到沈誌星在小聲唸叨題目,轉身盯著沈誌星的背影,幽幽開口問道:“誌星,你對考公的執念很強嗎?”

沈誌星被嚇得一激靈,轉頭一看林祝在幽幽的盯著自己,又被嚇得一激靈。

“怎麼突然想問這個?”沈誌星著手把電腦關了,“還好吧,主要是想著決定去考了就努力一把,不給自己留遺憾。”

“那要是小時候就走的人突然回來見你,說不想留遺憾,是為什麼?”林祝有點迷茫了,他想到一種情況,但是他不想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單純地不想留下遺憾吧。”沈誌星躺在被子裡,翻個身把自己捲成毛毛蟲,“其實也冇有必要想那麼多,順其自然就好了。”

“也是,順其自然就好了。”林祝對自己說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