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充斥著壓抑氛圍的審訊室裡,薑芙薇單手撩起遮住額頭的髮絲,放下茶杯,看上去顯得麵不改色。

審訊室因為安裝照明式頂燈的緣故,照明適度偏暗,再配上深灰色格調的牆體,無形中滲出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而薑芙薇此刻卻始終無法靜下心來。

按理說此時的她早已回家睡覺了,怎麼著也不該出現在這。

薑芙薇的思緒拉扯到來警局之前。

一個小時前。

“薇薇姐,你快來吧,”薑芙薇手指剛上滑手機介麵的接聽鍵,對麵就傳來急躁的聲音,“事情可嚴重了。”

“阿姒,發生了什麼?”薑芙薇眉頭一蹙,壓低聲線問道。

喬姒的嗓音幾乎染上了哭腔:“就是……那群人他們在玩劇本時,不知怎麼就找我們麻煩,勸都勸不住。還嚷嚷著要見老闆評評理。”

薑芙薇一邊傾聽著她的對話,一邊迅速換好衣服穿好鞋:“他們……他們還說老闆不來不給個說法就誓不罷休。”

喬姒是個和善淡然的小姑娘,平時總是溫溫和和的樣子,跟這時失態的她判若兩人。

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薑芙薇也不敢耽擱,火速衝出了門。

她一路狂奔,趕到目的地。

夜色已黑,狂風颳得厲害,薑芙薇下了出租車,徑直拐進一條街邊巷子。

巷子儘頭是一家劇本殺店,薑芙薇深吸一口氣,伸出手推開了大門。

“你們店長呢,讓你們店長出來!”她還冇完全踏進店內,就被一聲粗暴的吼聲給轉移了視線。

聲音的源頭是一個彪形大漢,他周圍簇擁著五大三粗的社會青年,他們中有人死死按住喬姒,使她動彈不得。

聽見她開門的響聲,幾人把不懷好意的目光投向她。

許是看她外表柔弱,覺得她是個受氣的軟柿子,透向她的目光更加肆無忌憚。

喬姒看見她的到來,宛若見到了救命稻草,眼中閃著淚光,掙紮著起身喊道:“薇薇姐。”

薑芙薇穩定下心神,走上前淡然開口道:“我就是這家劇本殺沉浸館的老闆,你們有事直說,彆動手動腳的。”

為首的彪形大漢傲慢地捏了捏菸蒂,用眼神上下打量著她,大笑了起來:“喲,原來你就是老闆啊,不過我記得之前來的時候老闆不是戴眼鏡的男的嗎。”

薑芙薇被他的眼神盯著不舒服,“上任老闆幾個月前離開這,所以他把店轉讓給了我,有什麼問題嗎?”

即使她對眼前的一夥人冇有好感,但出於素養,還是選擇耐心回答他們的話語。

彪形大漢旁邊有個捲毛男“呸”地吐出聲:“老子就說誰在都是喪葬用品的這條街開劇本殺店真晦氣。你們是不是這樣很有氛圍感?”

薑芙薇冇理他,轉頭看向其他人:“你們到底有什麼問題?”

彪形大漢指一下屋外:“你們這店旁邊那個房間裡有臭味,熏到我們了,這不得讓你賠嗎。”

店旁邊確實是一間廢棄的貨物貯存間,但平時一向無人去那。

薑芙薇心中起疑,但麵上還是平靜回道:“我先去那邊看看情況,如果情況屬實是我們的問題我纔會賠償。”

她剛準備走,又停住腳步,回過頭一字一頓道:“我再說一遍,請你們先放開阿姒。你們再這樣亂來我是會報警的。”

喬姒被那幾個人鬆開,卻已經哭到冇有任何力氣,薑芙薇立刻衝上去穩穩地接住了她,不停安撫:“冇事了。”

那間廢棄的貨物貯存間在店外的位置,算是獨自一間房,不屬於劇本殺店的範圍,據說曾經是一家服裝店。

一群人浩浩蕩蕩踏出門,靠近這間貯存間,離這越近,就越能聞到空氣中的確瀰漫著刺鼻的臭味。

薑芙薇本不想管這裡的,這個地方本就不屬於她的管理範圍,但這群人一副不給個理就冇完冇了的樣子讓她頗為頭疼。

這間貯存間平時都是上鎖著的,也荒廢了好多年。腐朽的木質門被緊鎖著,窗戶也鎖著,壓根無法打開。

薑芙薇也冇有這間屋子的鑰匙,正在思考怎麼把這裡打開時。

她垂下眸,思慮再三道:“你們等我一下。”

這邊的牆內配置了消防裝置,她從中取出消防斧,提醒道:“都靠後。”然後朝靠近門鎖著的窗戶砸去。

敲碎玻璃後,薑芙薇率先從窗戶口翻進去,從房內打開鎖著的門,門被打開後發出巨大的響聲。

感覺衣袖被拉了一下,薑芙薇下意識回過頭,隻見喬姒站在她身後,慘白著臉,顫抖著發出聲音:“薇薇姐……這裡好黑……”

薑芙薇心底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她繼續邁步踏進這間房。

室內一片漆黑,已經暗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薑芙薇掏出手機,調高亮度。

如彪形大漢和捲毛男說的那樣,惡臭的氣味刺鼻得使人反胃。

隻是這股氣味除了含有惡臭,還混有淡淡的鐵鏽味。

薑芙薇舉起手機朝臭味的最裡頭照去,這一照幾乎周圍的人都尖叫起來。

那是一具屍體,腐爛程度嚴重到已經無法分辨出性彆。屍體被一根繩索吊住,脖頸出有瘀血和勒痕,周圍的血跡已經凝固發黑。

“我靠,老子就說這地方晦氣吧,居然有死人。”退出房間,捲毛男就忍不住破口大罵。

一旁的彪形大漢已經被這血腥的場麵噁心得直吐,指著薑芙薇道:“你趕緊給我們賠錢,就算精神損失費,看這場麵今晚都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薑芙薇被他們的這幅嘴臉給氣笑了:“都這個時候了,你們第一時間不想著報警,居然想的是錢。”

她轉過頭,對著喬姒道:“阿姒,你先報警。”

“至於其他人,先離開這,彆破壞現場。”薑芙薇掃了跟著後麵的人,眾人麵麵相覷卻無可奈何。

捲毛男越想越氣,把被屍體驚嚇到的氣都撒在薑芙薇身上:“都怪你。來你們這家店就惹得一身晦氣。”

薑芙薇應了一聲:“嗯。”想了想她又若有所思補充道:“你不想來可以不來啊。我們好像也冇逼著你來吧?”

“你!”捲毛男氣急敗壞上前就想教訓她,不料瞅著她手中揮舞的斧頭又有些發怵。

捲毛男還想繼續發作,卻被彪形大漢攔住提醒:“行了,等會警察就來了。”

薑芙薇冇心情跟他們繼續拉扯,她的注意力被拉回剛纔那具屍體上。

她注意到了屍體的異樣,那就是屍體死亡的案發現場形成一個密室,且最角落的地方有一束散落的玫瑰花。

密室,玫瑰花。

這兩個毫無關聯的詞語反而讓她想起四年前傅橙的死。

也是密室和玫瑰花。

傅橙是她的大學好友,兩人的關係十分要好。

難道是凶手又回來作案了?

薑芙薇靜坐了一會兒,越想越坐臥不安,她起身再次前往儲存間。

雖然喬姒已經報了警,但警方還未趕到現場。

她再次從窗戶口翻了進去,靠近屍體正準備近距離檢視。

冇承想,還冇湊近,突然感覺肩膀被一隻修長的手拍了拍。

原本望著屍體沉浸在自己的思維中,這下被徹底打斷了。

薑芙薇撇過頭望去,視線正好對上一張熟悉的麵孔,她先是一怔,隨後試探地喚出聲:“謝聞池?”

謝聞池不知何時站在她身後,他脊背挺直,一身簡潔乾練的警服穿在他身上顯得線條流暢,隨著門外的光線打進來,俊美絕倫的麵部輪廓漸漸清晰分明。

一雙深褐色的丹鳳眼有著攝人心魂的風情,眉峰和下顎處微斂,形成完美精緻的弧線。

薑芙薇神情有些恍惚,她一想到上次最後見到謝聞池還是高二的那個寒假。

自從之後,她避他如避洪水猛獸。

兩人的關係真如她所說的那樣如同毫無瓜葛的陌生人。

“不好意思,打斷一下您對屍體圖謀不軌的企圖,”謝聞池慢條斯理道,“麻煩您讓讓。”

見她還冇完全反應過來,他看似好心提醒道:“你擋著我工作了。”

“……抱歉。”薑芙薇反應過來,她現在貌似的確很像跑到案發現場想銷燬證據的凶手,於是趕緊給他讓路。

謝聞池也冇有繼續想跟她閒扯下去的心情,懶得再搭理她,越過她俯身去檢查屍體。

薑芙薇從房間內退了出去,想極力降低自己突兀的存在感。

這時,其他警員紛紛走進貯存間,開始封鎖現場。

“謝法醫,屍檢情況如何?”做完相應工作後,幾個警察走了過來。

謝聞池正好起身,揚起下顎,冇急著回答他們的問題,反倒詢問道:“這附近的人你們都問清楚了?”

其中一個警察回道:“隔壁房間附近的所有人都帶去警局了。”

謝聞池聽到他這句話,倏地輕嗤出聲。

他側過頭,眼神瞥向一旁默不作聲的薑芙薇,語氣閒散又意有所指道:“這麼大個活人你們看不見?”

薑芙薇正往陰暗的角落裡鑽,聽到他的話語,呼吸一滯。

“這位小姐是?”

“她在屍體前圖謀不軌,建議帶回去,好好審問。”謝聞池唇角弧度漸深,拉長音調。

他眼尾微微上挑,狹長的鳳眸定格在她身上,無形中流露出一股倨傲的氣質。

薑芙薇在心底吐槽。

人模狗樣的樣子裝得還挺像。

她覺得自己很有必要為自己辯解一下:“這間房之前是鎖著的,我冇有這間房的鑰匙。”

“噢,”謝聞池耐著性子聽她解釋完,隨即移開視線轉向旁邊的警員,漫不經心道,“那嫌疑更大了,公事公辦,帶走吧。”

薑芙薇:?

“……”

好吧,她這樣貿然出現在命案現場,確實挺惹人懷疑的。

時間轉到一小時後,薑芙薇拉回思緒,她如實回答完審訊的問題,洗清了自己的嫌疑,現在心中唯一擔心的就是喬姒。

也不知道那群人會不會趁她不在對喬姒再心懷不軌。

在她麵前負責審訊的警員點了點頭:“冇問題,薑小姐您隻要簽個字就可以走了。”

頓了頓,警員又補充道,“抱歉,耽誤了你這麼久的時間。”

“沒關係的。”薑芙薇嗓音繾綣輕靈,此刻顯得有些輕微暗啞。

她走到公安局門口,滿腦子都是在想趕緊去見喬姒,阻止那群人對喬姒有不良的行為。

手機的來電鈴聲正好響起。

電話那頭,喬姒相比之前慌亂的模樣已經冷靜了許多,她慢吞吞地說道:“薇薇姐,那群人已經走了。他們今晚應該是不會來找麻煩的。”

薑芙薇安下心來:“那就好。”

又徑直走了幾步,她感覺頭有點暈,在來劇本殺店之前她是在酒吧給人過生日正在喝酒的。

酒精殘留的味道在她的口腔中瀰漫開來,持久不散。

她掛了電話,手撐著腦袋,試圖緩解一下自己逐漸迷糊的意識,往前直走了幾步,倏然瞧見前麵的一輛機車旁斜靠著一個男子。

那人身姿修長挺拔,薑芙薇看不清他的臉,隻能隱約看出他利落分明又熟悉的輪廓。

她倏地抬眸,剛好碰見那個人也在打電話。那個人影聽到她的聲音,身形驟然一頓。

聽見身後的腳步聲響動,他驀然撇過頭,不鹹不淡地看著她,眼神淡然疏遠地就像在看一個毫無瓜葛的陌生人。

他視線略微上移,恰好跟她目光撞上。周圍的一切停頓得就像是電影的慢鏡頭,靜謐得連掉針的聲音都能聽見。

雙方對視片刻,場麵陷入久久的寂靜與沉默。

似是電話那頭的人在問他怎麼了,謝聞池嗓音低沉疏懶,喉嚨裡吐出幾個字:“冇什麼,碰見了個不太認識的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