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背後之人

26

-

“他想來,便讓他來。一個如來,又不是聖人,掀起不起什麼大浪的。”

白眉的聲音從四麵八方的各個角落傳出,乍一聽,就好像是這片天地在開口說話似的。

聽到父親如此淡然的語氣,常青微微安心。

對於這次如來的造訪,現在天下間謠言不斷。

一個是飛速崛起,橫壓上界的無敵劍仙,一個坐鎮西方無數元會,手握現在的萬佛之祖。

這兩尊恐怖的存在,即將麵對麵相碰,會迸發出怎樣的犀利火花,大家都在眾說紛紜。

甚至連常青的心中都略起波瀾。

所以她纔會來找白眉。

在白眉這裡消除了心中的顧慮,常青躬身離去。

盤坐在山峰綠草之間,懷抱混沌珠的白眉,衣襟隨風輕搖,整個人的身影隱約之間似乎在慢慢變淡。

像是要與這片天地融為一體般。

眉心額骨上黑光一動,惡屍白眉從白眉的本體中走出,一屁股坐到了本體的身旁。

“彆練了,如來要來了,你還不打算將善屍斬掉嗎?”揪起地上的一根草根,叼在嘴裡,惡屍斜眼看著盤膝打坐的本體問道。

“還不到時候,一個如來,也冇必要如此興師動眾。”神情不動,白眉抱著混沌珠,一如既往的修行著。

“嘴硬!你不斬掉善屍,我看如來來的時候,你難不成還是拿誅仙劍陣壓他?”被本體不煙不火的樣子,搞得有些煩躁。

惡屍站起身來,在本體麵前來回踱步。

“如來手握現在之力,太一都曾說過,不動用東皇鐘,他不見得是如來的對手。這次如來親身造訪,你若還以誅仙劍陣壓他,西方那二位,怕是會不依啊。”

緩緩睜開眼,白眉本體指尖一動,掌心的混沌珠頓時隱入了體內。

“如來這次來的目的還很模糊,不過應該逃不脫西方那二位的指示。隻是不知道,都到了這個時候,那兩位為何還總是惦念著我呢。

三聖囑意用我來抗衡戮神槍,這件事對西方二聖而言,百利而無一害,聖人的想法,當真是難以猜測”

“要不,找聖人請示一下?”惡屍一挑眉,覺得還是應該請教一下通天聖人,才更為穩妥。

“也可以,那就勞煩你跑一趟了。”

白眉的本體需要坐鎮蜀山,現在周天星鬥大陣還差一些調整,才能圓潤運轉。

在這期間,他要防止祖巫們突然偷襲。

所以前往碧遊宮的任務就隻能交給惡屍了。

“知道了,我去也。”點點頭,惡屍當即化作一道劍光,沖天離去。

惡屍離去,白眉空坐在山巔,半晌後眼神一動,眉心額骨處一道琉璃白芒湧動,似乎想要脫離出來,化身微形。

隻是這白芒雖然奮力掙紮,但始終無法脫離白眉眉心額骨三寸距離。

足足堅持了一刻鐘後,白芒無奈重新縮回了額骨之中,緩緩隱去不見。

”還是不行,冇有靈寶用來寄托善屍,根本無法將其徹底斬掉。“摸了摸眉心,白眉方纔雖然嘴上說,一個如來並不足以為患。

但是作為最頂尖的準聖之一,如來的強大,白眉非常清楚。

同時確如惡屍所說那般,如果本體不能斬掉善屍,那麵對如來,他們並冇有很大的把握。

扭頭看向了蜀山之巔上一枚正在散發著無窮光明的渾圓之光,白眉眼神微動。

但最終還是收回了目光。

“罷了,還是等惡屍回來再說吧。如來目的不明,尚未冇有必要,走這一步。”

……

靈山中央大世界

金蓮寶閣

一幅青年僧侶模樣的萬佛之祖如來,正與笑嗬嗬的東來佛祖對弈。

舉著一枚渾圓白皙的棋子,如來卻半天冇有落子。

“怎麼,心有猶豫?”

手中拿著一麵古樸無華的蒲扇輕輕搖動,東來佛祖總是一臉笑眯眯的樣子,讓人看起來很舒服。

點了點頭,如來落子棋盤,發出了一聲啪的脆響,

“你覺得白眉這人如何?”

“年輕,強大,謹慎,而且有很多秘密。”聽到如來的話,東來佛祖眯成了一條縫的眼睛中,亮起了一絲神芒。

“這次聖人法旨,讓我去蜀山。明麵上是造訪,實則就是一次試探。”觀看著棋盤上的黑白兩色,如來兩指摩挲著未落下的棋子。

“試探?試探什麼?”東來佛祖問道。

“聖人冇有明言。不過稍一細想就能明白,如今上界大限將至。六聖與魔祖的最終大戰,恐怕也快要到了。

白眉作為東方三聖欽定用來掣肘乃至毀掉戮神槍的人選,他的實力現在究竟如何了,聖人們也很想知道。”

“你是說,聖人們這次是想讓你去試一試白眉的深淺?”搖著的蒲扇一頓,東來佛祖的眼睛睜開了一絲。

“**不離十吧。”如來答道。

“有把握嗎?”

落下一子,如來輕輕搖了搖頭。

“冇把握?”東來佛祖麵露一絲訝色。

“白眉手握誅仙四劍,又是誅仙陣圖器靈轉世。他若展開誅仙劍陣,除了聖人,冇人能與他一戰。“

”那他若不用誅仙劍陣呢?“麵色稍稍緩和,東來佛祖又問道。

”不用誅仙劍陣的話……“目露一絲思索,如來再落一子:“八成把握吧。”

“聖人大智,你既然心有八成把握,為何還要讓你去。”眼中有些疑惑的神色,東來佛祖喃喃道。

“這也是為何我心中猶豫的原因。”

“聖人眼界高遠,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包含深意。你我不明白,隻是境界不夠,等你去了蜀山,相比就能解了心中猶豫了。”有些理解如來的猶豫,東來佛祖道。

“如今也隻能如此了。另外,你輸了。”落子定局,如來這最後一子,已然鎖定了勝局。

“額……好吧。”低頭看了一眼棋盤,東來佛祖愕然一笑。

“我走之後,就勞煩東來佛祖,暫理教內事務了。”

贏了棋局,如來緩緩起身,朝著東來佛祖雙手合十行了一禮。

坦然受瞭如來這一禮,如來佛祖點頭:“這個自然。”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